诸城市宏利圣得环境科技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日本也曾被垃圾围城,他们是怎么走出垃圾围城困境的呢?
来源: 宏利圣得 发布日期: 2020-12-14

昨天晚上随手点开了一个美食视频,一位上海大厨剥完虾仁把虾头凑到一堆,说:“虾头属于湿垃圾,大家做菜的时候不要忘了垃圾分类哦~”

这几周上海人民被垃圾分类“折磨”的不浅。每天定时定点扔垃圾,还要接受居委会大妈“你是什么垃圾”的灵魂拷问,扔错了还要罚钱。

在听说有人趁着月黑风高偷扔垃圾,还有人为此出动无人机。

杭州、北京等地市民在吃了几天瓜后,也开始跟上海人民一起学习垃圾分类的知识,以求未来在垃圾桶前不至于太狼狈。

在听说上海实行严格的垃圾分类制度时,我一下就想到了全世界垃圾分类最严格的国家——日本。

上学时就听老师讲过,日本的幼儿园里,小孩子喝完酸奶,会把最上面的塑料盖子、中间撕掉的封层(就是我们舔的盖儿)和洗干净的酸奶瓶,分别扔进不同的垃圾桶里。

今天,当社会发展满足了人们的基本需求,我们终于开始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毕竟一直以来,我们都忽略了每天倾倒的垃圾对我们生活的城市造成的影响。

(纪录片《垃圾围城》中,北京被400多个垃圾场包围)

工业固废垃圾焚烧炉,环保焚烧炉,垃圾焚烧炉
目前我国的大部分垃圾,都通过焚烧或填埋的方式处理,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可想而知。

不过现在即使采取最伤害环境的方式也不够处理我们产生的垃圾了,因为我国2/3的大中城市都陷入了垃圾的包围圈,四分之一的城市已经没有堆放垃圾的合适场所,垃圾正在吞噬我们的生存空间。

日本也曾陷入这样的困境。

二战后的婴儿潮为日本带来了充足的劳动力和经济的发展,也带来了随手丢弃的垃圾。日本的土地资源非常有限,没过多久,水系土壤污染、恶臭、蚊蝇肆虐等问题突显,还曾因环境污染发生过全球皆知的水俣病和痛痛病事件。

上世纪60年代前后,日本引入了垃圾焚烧炉并开始实施简单的垃圾分类,一些地区要求家庭将垃圾分为可燃和不可燃两类丢弃。之后由于塑料燃烧时温度过高、废气危害大,又展开了针对塑料垃圾和干电池的分类。随着对资源循环利用的重视,日本的垃圾分类越搞越细致,逐步发展到了“变态”的地步。

日本的垃圾大致分为可燃垃圾、不可燃垃圾、粗大垃圾、资源垃圾和有害垃圾几种,可燃垃圾和不可燃垃圾需要购买专用的袋子盛放、丢弃。

 

资源垃圾下面还有更加细致的分类,易拉罐和玻璃瓶要洗干净装入指定垃圾袋,废纸箱和旧报纸需送至指定地点。

丢弃家具、大型电器等体积较大的粗大垃圾,需要购买专用处理券贴在垃圾上才能丢弃,冰箱、洗衣机之类的废旧电器,生产厂家会负责回收。

上海目前每天有两个时间段可以扔垃圾,已经让市民非常不习惯,而在日本,不同种类的垃圾各有各的丢弃时间。一位住在大阪府箕面市的网友晒出了所住小区的扔垃圾时间表:扔垃圾的时间是早上9点前,每周一和每周四可以丢弃湿垃圾和可燃垃圾,每月第一周和第三周的周三扔瓶瓶罐罐,第一周和第三周的周二扔大型垃圾和不可燃垃圾,并要附上垃圾处理券。

 

上海市民看完心态是不是平衡了不少?

如果你想扔一个饮料瓶,在我们的印象中,只要扔进写着“可回收”三个字的垃圾桶,就已经超越大多数人,可以挺起胸脯做一个文明人了。但在日本,瓶身要倒空洗净才能丢弃,而且瓶盖、标签、瓶身属于不同种类的垃圾,各有各的丢弃时间,扔个饮料瓶很可能要分三天。也正是因为如此严格的分类制度,日本的街头极少见到能够随手丢弃垃圾的垃圾桶。

 

为了贯彻落实绕口令一般的垃圾种类和丢弃时间,日本的垃圾分类事业从娃娃抓起,从幼儿园便开始的训练,让每个日本人都对垃圾分类的准则烂熟于心。不过,由于各地的人口、垃圾处理能力等情况不同,日本各地的垃圾分类标准和丢弃时间也有些许不同,所以各地政府会时常派发学习手册,教外国人和外地人如何在当地扔垃圾。

放眼全球,日本人扔垃圾的技能无人能敌,日本短途旅行的游客,常常因为不会扔垃圾而被嫌弃。

推荐资讯